她点点头。

他的脸上,顿时露出了一抹笑颜,纯真如同赤子一般。

而她,看着他的笑颜,不由得呆住了,他的笑容,还有他看着她的眼神,就仿若她是这个世界上,最重要的珍宝!

————

隔壁的病房中,此刻易谦锦看着留在她病房中的沈寂非,眨巴了一下眼睛,“我都已经说过,我没事儿了,晚上我一个人就可以了,不用你陪夜,我真有什么事儿,我可以按铃找护士啊。”

“我答应了你爹地妈咪,今晚会在这里陪夜的。”沈寂非道。

之前得知他被绑架后,那种害怕的感觉,现在都还残留在她的身体中。

在知道他出事后,他当即花了三个多月小时,赶到了深城,等他终于看到她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,他控制不住的就这样冲过去,死死地抱住了她。

仿佛只有她在他的怀中,他才可以有那种又活过来的感觉。

“可是......”此刻易谦锦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犹豫之色。

“怎么,我在这里陪夜,会让你觉得不舒服吗?”沈寂非问道。

易谦锦微咬了一下唇瓣,“毕竟咱们男女有别,这样在一个房间里呆一整晚的话,会有些不方便吧。”

如今的她,随着年龄的渐长,男女有别的概念,自然也都开始有了。

沈寂非微扬了一下眉,看着易谦锦,那目光,倒是让易谦锦越发的不自在起来了,“你这样看着我干嘛?”

“只是在想,你不是从来都不在乎什么男女有别的吗?以前不是还老拉着我去你房间,甚至让我陪着你一起睡觉的吗?”沈寂非道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